前幾天搭計程車的時候,司機問我說:「妳不是台灣人吼?是新加坡來的嗎?」,他根本也沒有看到我的臉就覺得我是新加坡華僑,「所以是我的中文進步囉?」「是這個意思嗎?」,自己想著想著就越來越開心。

長達五個月的連續劇拍攝也順利的結束,很久沒回日本的我,終於有機會可以回去了。距離上次回日本有七個月,這次空出了一週回去好好的放鬆休息後,再回到台灣的隔天就馬上去參加連續劇的慶功宴。

在日本的時候幾乎每一天都去跟想見的朋友見面,講日文的馬達全開!就這樣才經過一個禮拜,大家用中文跟我講話的時候,我有時候會無意識的用日文回答,我的耳朵完全的理解對方的中文,可是日文就這樣從嘴巴溜了出來。

我回到日本的第一天的時候也是。像是,入關排隊時,輪到我順利的入關之後,順口說出來的是「謝謝」。抱著一個大行李箱走路時,不小心撞到路人,脫口而出的也是「不好意思」。說出來之後馬上發現,「啊!這邊明明是日本我怎麼會講中文」,但是想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,嘴巴已經會無意識的說出中文。跟朋友聊天的時候也會把贊成的語氣「うんうん(UNN UNN)」講成「對對」!朋友也因為我這個不知道意思的回答嚇到,真的很想要挖一個洞躲起進去。

也就是這樣,只要回去日本,就算是只有幾天,回到台灣後馬上可以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中文退步了。首先,之前可以講得很順地口的中文,會突然梗住說不出來。慶功宴時,有媒體們來訪問我,接受採訪的時候,我想說的事情也只表達出一半而已。因為知道自己之前可以講得更好,所以心中的懊悔又更加一層。想要在沒有使用中文的情況下也能夠確保自己的中文不會退步,但可惜自己還沒有抓到那個方法。如果有誰知道的話請給點指教。(認真)

所以,慶功宴結束後一個月,還是把當時的台詞跟劇本當做中文教材反覆的念,一邊看台灣的連續劇一邊模仿他們說的話…。現在也努力地想要把自己的中文水平拉回到當初殺青時的狀態。在那個時候,司機的一句話像是把一把刀一樣刺在我的心上。那天跳表到155元,因為司機有一點迷路所以少算我20元,最後付錢的時候只付了135元,得到小小的折扣。因為當時身上只有一百元鈔跟一點點的零錢,所以我拿出一千元的時候,司機說「如果零錢不夠的話算你一百就好」整個就像跳樓大拍賣!因為當初被人說中文退步,有一點開心不起來的我,司機卻對我這麼好。我從計程車下來之後,真的覺得司機的背後好像有散發出光芒…,好了,說得好像有點誇張,但是這件事真的很令我印象深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