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台灣第一年,第一次迎接台灣新年的時候,當時的我除了當廣告模特兒,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大學的語言中心學中文。通常一學期有三個半月,但因為年假的關係提早放假了,因為全班都是外國人,所以對其他同學來說年假只有一月一號那天而已,台灣的農曆假期就像是額外的獎勵。

但是,台北的街上的小餐廳和夜市幾乎都沒有開,所以到了休假的時候會覺得不知道要做什麼。因此大部分的同學都選擇這個時候回國玩,但是剛到台灣第一年的時候真的沈浸在中文裡,所以不想在還沒有打好基礎的狀況下離開台灣。雖然這樣說,可是在台灣的春節期間,身為日本人的我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,覺得自己真的閒得發慌。所以學校一放假,我就在家裡把電腦打開,看看台灣的連續劇、電影或是一些節目,也在網路上花了不少時間。

在那個時候,因為共同拍攝廣告而變成好友的台灣人丟臉書問我說

「妳過年在做什麼?」
後來才知道,一到過年期間,這句話就像是問候語一樣,充斥在台灣的各個大街小巷。我回答道:「什麼都沒做啊。就跟平常一樣在家裡念中文」,友人:「一個人嗎?」,我:「對啊」,友人「你居然一個人過年…」,看起來很驚訝的樣子。對我來說雖然是放年假,但是過了一月一號後真的完全沒有感覺。看到朋友的反應才開始覺得,一個人過年似乎真的有點孤單…,但是,在那時候突然發現到,國曆一月一號的新年學校只放了一天假,前一天也都正常上課,完全沒有過年的氣氛,才過完年沒多久就被作業和報告用的PowerPoint搞得頭昏腦脹。因為貼心的朋友拋不下一個日本人在家過年,所以邀請了我去他們家。「過年」這應該是家族們齊聚一堂的重要的日子當天,也沒有什麼事先告知就登門拜訪會不會有一點臉皮太厚,真心的擔心過這點。一邊很日本人的想法,但是一方面又很想看看台灣人過年是怎麼過的!所以好奇心戰勝利一切,所以我就在除夕夜的時候被邀請參加了那重要的夜晚的晚餐,朋友的家人大家對我真的都很好,甚至是很有耐心的聽我說不流利的中文。朋友的媽媽做了很多好吃的台灣年菜,給我無法忘懷的第一個台灣新年。回家的時候,朋友的媽媽還對我說:「之後有空都可以常來玩」,然後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,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可是那時候真的有點眼眶泛淚,那感動的感覺到現在都記憶猶新。到了叫做「初一」的隔天,依舊沒有計劃的我,又到了朋友家拜訪了。朋友跟朋友的親戚們帶我到行天宮參拜,回家後玩了撲克牌,聊天聊得很開心。讓我體會了真正的台灣人的春節。從那時候開始那個朋友的家人,就像是我在台灣的家人一樣的存在。

在與日本不截然不同的台灣生活中,他們定期的邀我去他們家吃飯,身體不舒服的時候,或是心情不好的時候,像是家人一樣擔心我並帶我去看醫生,天氣好的時候還會帶我出去玩的朋友的家人們。在那之前都想著一個人好好的打拼!有點努力過頭的我,遇到了溫暖的一家人,有種被他們感動到融化一樣,因為過春節的這個機會,讓我真的深入了台灣的生活,也因為有那麼好的運氣可以認識他們,打從心裡覺得感謝。

下週要介紹今年是怎麼跟他們過年的,敬請期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