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續上一周,要跟大家聊聊我第一次主演的台灣連續劇「幸福不二家」。

在日本的時候,演過好幾次日本的連續劇。但是幾乎都是主角的朋友、同事等等的配角,所以從沒有體驗過沒有休假連續拍攝的日子,對我來說是一個新鮮的體驗。但是好幾個月連續待在台灣的拍攝現場是我第一次的經驗!很開心又很期待,又交雜著緊張及壓力的心情。 在開拍的時候我跟飾演我假的家人的「松坂一家」演員們見面。演爸爸的羅北安是台灣電視劇的元老級,感覺像是國民爸爸一樣。 我喜歡的幾部電視劇,也有很多爸爸角色都是他飾演的,所以之前有偷偷想過總有一天要演他女兒的角色。飾演媽媽的黄嘉千是歌手出身,有上綜藝節目、連續劇、電影、舞台等各方面都很活躍,而且老公是加拿大人,也是一位藝人,經常演出廣告,他們一家人一起出現的畫面很溫馨讓人印象深刻。 而哥哥的角色竇智孔則是以歌手身份出道後,轉向演偶像劇,在中國也有人氣的演員喔。 與眾多經驗豐富的前輩們碰面之後,就想起之前一個人讀劇本時就已經開始想像每個人的角色,不斷地期待著會面的那一天,但是果然心裡還是有點緊張呢。 剛開始碰面的時候,一手拿著劇本,練習4個人一起對話的一個場景,光是讀著劇本就能想像戲裡的家人就像在眼前一樣的感覺,比起一個人想像,各個角色聚在一起表現出各自的個性跟方式,真的有點被感動到。 對我來說這樣拍攝的每一個過程就跟做夢一樣,很多不小心就被感動到的地方,而且因為我是擔任女主角的角色,必須盡演員的本分,多多加油努力才行。

在開拍的數天前,4個人到了日本料理餐廳去學習。 身為綠光劇團的創辦人北安老師!特別幫我安排了訓練的課程。這個期間通稱為《8點擋》,不只是每週一次,週一到週五的八點幾乎每天都有拍攝工作的北安老師,在百忙之中更要籌備舞台劇的練習,幾乎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了,但是為了我第一次主演而且中文還不太好的情況下,特別排出時間來幫我練習。 在劇中我演的松坂七海被羅北安老師演的江一郎所做料理一吃傾心,因此跟他說「請當我的廚師!」,在這樣的因緣際會下,假裝成父女,但是不管在店中還是在其他地方都以爸爸、お父さん(Otoousan)來稱呼,一郎宛如劇中七海真的爸爸一樣,總是理解七海,給予支持。 實際上的北安老師也是很熱心,值得信賴又很溫柔,也因為跟我真的爸爸同年紀,所以拍攝的這段期間中,總是讓我叫他爸爸。 在正式拍攝開始的時候,如果拍攝場地稍微遠些他總會載我一乘,在車上也可以順便討論一下劇情的事,真的很溫馨,就像劇中七海覺得一郎是她台灣的父親一樣。

飾演媽媽一腳的嘉千姐,真的很不好意思那麼年輕卻要在劇中要叫她媽媽,她真的是很好的一位姊姊。秉持著「我不喜歡化粧喔」,所以跟其他演員不太一樣,能不化妝時儘量都不化妝,講話很豪邁個性有點像男生的姐姐。 但是想起來有一次她要送朋友生日禮物時,「因為那個朋友什麼都有了,所以我想送給她外面買不到的禮物」,所以在等戲的時間就哪起毛線跟棒針,兩三下就織起一條圍巾了,飾演哥哥的竇智孔直囔著「我也要一條!」,真的技術超級好的呢。

在劇中飾演一個強勢的女人,精力充沛的經營好自己事業的職場女性,但是經歷了被好友背叛,丟了工作,正要找新的工作時,因為種種的因素跟「松坂家」這個假裝日本人的家庭碰在一塊,自己也以松坂媽媽的身份加了進來,在松坂家這家店,扮演一個賢妻良母的日本人妻角色,但是同時又扮演著搞笑的喜劇部分,站放著耀眼的魅力,拍攝現場也只要有她就能感覺很開心的氣氛,是大家的開心果!跟太陽一樣照耀著大家。

飾演哥哥的竇智孔(英文名字bobby),在戲一開拍時,就用日文自我介紹,真的嚇了我一下。進一步問了才知道他大學的時候第二外語選了日文的樣子。因為劇中設定假裝成日本家庭開日本料理店,所以店中的4個人也必須要說很多日文台詞,除了我之外的三個人都有去上了日文老師的課,真的不愧是bobby哥,日文的台詞也都難不倒他呢。 bobby不只是日文台詞,所有的台詞都得一級棒。在台灣連續劇常常是攝影當天才拿到腳本,或是要你在拍攝前馬上要記好台詞這樣的狀況偶爾會發生。在這個時候,像我就要把所有的台詞記上音調,然後查不知道的字標記發音,頭腦整個要打結了的感覺,但是bobby哥只要稍微掃過一下劇本,一下子的時間就馬上記住,正式開始的時候幾乎都沒NG。在台灣大家通常都會拿著腳本在拍攝現場,有空的時候拿起來看一下,但是完全沒有看到bobby哥在看劇本的樣子。因為拍攝工作忙得焦頭爛額的我,對於竇智孔在上戲下戲的切換,真心的由衷感佩。

下次我們在繼續喔

看更多Mariko的美麗台灣!